星珣要中考了

请点开这里!

这里星珣(xun,二声)头像来自粽子er

凹凸主吃安雷瑞嘉,小英雄主吃轰爆出胜,第五主吃欺诈和杰佣,其他杂食向谢谢,是雷吹咔吹社吹,玩游戏很渣,非洲酋长

2019年中考所以就不更文了,虽然这一个暑假我也水了。

啊啊啊看着那些手绘短漫的老师们我突然再反思我买了一个80页的画本在干什么
全都是摸鱼啊啊啊
/跪地上

这emm,也许是匿踪。
突然想画猫化

救?还是不救?其实你心里早就已经有答案了对吧?

……个鬼啦!完全没答案好吗?!
之前玩了局克利切,看见一个任务的论述如同标题,然后刚好有一个救人任务进阶就刷了一下。
开局一分钟多一点医生倒地离我贼近,我机子快解完了所以我就直接剩一点的时候,把医生救下来了,抗了一刀然后绕路把剩下一点的机子摸完了。
四条密码未破译……
监管还朝我来了。
然后我就去溜鬼,想着中途让谁摸一下。
带着鬼到空军和医生那里的时候空军蹦了一枪然后抗了一刀,医生把我摸起来了。
然后她俩继续解机,监管继续追我……
心里有句mmp隔着屏幕喊监管听不见。
可能是因为监管好拍好皮我能连着晃瞎,所以只上了一次椅子。
最后!我硬生生溜开了四台机!那局没有盲女和律师!没有盲女和律师!
虽然医生接机也不慢。
有一个前锋。
但是没替我。
我……最后手抽筋。
虽然还是四跑了。

抱歉我真的是要被气死了。
对于刚才那条我删掉的表示抱歉(跪行道歉),我真的是生气才会那样发表过激言论,也没有理解到底是劝架还是挑衅。
对于轰出胜这个tag,发小跟我说一些久受的以夹心的理论来占tag,我一开始没在乎,结果去翻了才知道这个“一些”的占比。
讲真中间受位我是第一次听说,之前我在凹凸圈混的时候,总受一直是最右边,但是外国也没有夹心论着一说,一般都是分开放的。
我还是那句话,并不愿意让出轰出胜的tag,毕竟萌新入圈点开tag发现大部分对家可能会心脏疼(深有体会)
但是如果能以一边占一个tag的方式结束最好。

呵,人类

  #和 @楼筱曦 的联文
  #杰佣,园医,社→园,结尾有一小点欺诈组
  #乌鸦视角
  ——正文——
  
  又是一场和平和平的游戏,身为一只标准而又精致的乌鸦,我早就在红教堂做好了准备,随时准备展开我优美的羽翼。
  游戏开始,迎面而来的是克利切·皮尔森先生,我抖了抖翅膀,伸展开了羽翼,朝着皮尔森先生的方向飞了过去,并且用响亮的喊声报出了皮尔森先生的点。
  然而皮尔森先生并没有管我,他只是在焦急的四处寻找,我知道他在找艾玛·伍滋小姐,那位虽然不温柔但是很合格的园丁小姐。
  即便皮尔森先生没有理我,我仍然死死跟着皮尔森。
  “艾玛小姐!请等一等克利切!”果然,皮尔森先生找到了艾玛·伍滋小姐,我默默飞过皮尔森先生,躲在了椅子后边。这张椅子已经被拆的七零八落,马上就要散架了,没想到艾玛·伍滋小姐居然给它留了一条活路。
  一定有什么阴谋。
  我看着椅子对面的密码机前站着一位医生,也就是艾米丽·黛儿小姐整愉快的接机。不得不说艾米丽小姐今天很美,一袭白衣,身后还有翅膀,白色的。宛如一个天使。
  “是皮尔森先生啊,可以帮艾玛保护一下艾米丽吗?”
  “这……”我看见皮尔森先生流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艾玛·伍滋这个老女人!居然本着皮尔森先生喜欢她就让皮尔森先生保护她喜欢的人!
  “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艾玛小姐!克利切听您的!”
  “那就感谢啦!”艾玛·伍滋拿着工具箱跑到了别处。
  我似乎看见了伍滋的口型在说“对不起”。
  啧啧啧。
  我再次拍打翅膀腾空而起,不远处就看见了身为佣兵的奈布·萨贝达先生整尽职尽责的溜着jio克。
  完了又要有狗粮了。
  “呦杰克,你是人老了身手不行了吗?都没打到我哦。”奈布拍下一个板以后朝杰克做了一个鬼脸。
  “小奈布,你知道人皇的标准结局是什么吗?”杰克以蚂蚱式跨栏踩断了板子,继续追赶奈布。
  “谁知道呢?”
  我不知道我该不该告诉奈布·萨贝达先生,前方有园丁没有拆完的椅子。
  “啊!”果不其然,奈布在番板的时候被杰克的气刃刀住了。
  “这就是人皇的标准结局哦,小奈布。”杰克走了过去。
  “别抱我!”
  没用的奈布先生,你根本抵抗不过jio克这个大猪蹄子!
  “别乱挣扎,小宝贝”杰克抱起了奈布,以公主抱的形式,又在奈布的额头隔着面具印下一吻。
  很明显,奈布脸红了,虽然很害羞但还是气势很足的喊了一声:
  “滚!”
  接着奈布就被jio克放在了椅子上。
  jio克你个大猪蹄子连自己老婆都不放!(不)
  接着我就看见其他三个人来了。
  “萨达贝先生不要担心,我们这就救你下来!”皮尔森先生打开了手电筒,人如其名的皮了一波杰克,艾玛和艾米丽立刻救下了奈布,克利切立刻把杰克引开了。
  我看见艾米丽在治疗奈布,而艾玛很快把椅子拆了,不到一秒。果然艾玛·伍滋是不会给庄园任何椅子留活路的。
  接着,克利切溜杰克回来,奈布就又去溜杰克了。
  两位小姐将克利切的伤治愈完毕以后,三个人就开始解机子。
  话说我干嘛跟个傻子一样在这里看着他们。
  明知道这点,我仍然是站在这里看着他们三个接机。
  三个人接机很快,最后一台密码机就被破译了,他们去找电闸门了。
  我腾空而起,在庄园绕了一圈,发现所以椅子都让艾玛·伍滋拆了,于是就在所有人之前到了电闸门,看见三个人晚到,接着艾米丽开始输入密码。
  “伍,伍滋小姐,游戏结束以后可以和克利切一起回去吗?”克利切小心翼翼的问。
  “抱歉,皮尔森先生,我要和艾米丽一起回去。”
  眼看着艾米丽马上就要输完密码了,奈布就拍了几个板子来了,慌慌张张的大喊:
  “是一刀斩!你们快走!”
  “没事的奈布先生,门就要开了。”
  “来不及了!”
  jio克很快就到了,没有给任何人机会,很快放倒了三个人。
  “你们谁也跑不掉。”接着杰克就将离电闸门最近的椅子修复了,说着“失礼了”就把艾玛放在了椅子上。
  不可思议的是克利切站了起来,冲了过去,想把艾玛救起来,但是结果显然,不可能的。
  我拍了拍翅膀,感叹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不过克利切还是被放血淘汰了。
  可怜可悲。
  我看见奈布很顽强的站了起来,捡起枪嘣了一下抱起艾米丽的杰克。
  “地窖在右边!我给你掩护!”
  但是杰克绕过了奈布,给了艾米丽小姐一刀,再次修复了椅子把艾米丽小姐放了上去。
  “你很勇敢的,小奈布。”我看不见杰克面具下面是什么表情,但是,我听的出来杰克很高兴。
  嗯,很高兴。
  然后杰克抱起了奈布网地窖那边走过去了。
  我实在懒得跟上去然后吃狗粮吃个饱。
  但是我隐约看见了奈布亲了一口杰克,然后投降了。
  啧啧啧。
  
  杰克,大获全胜。
  
  我看见了被回收维修的椅子,心里想着真是苦了里奥·贝克先生和裘克先生,班恩先生了。
  “没事,被秀了一脸的不只是你,虽然杰克胜了大快人心,但是我还是希望杰克一败涂地。”我拍打着翅膀落在了一把椅子旁边。
  丢掉老婆最好!我恶狠狠的诅咒。
  “那么乌鸦小姐你又是如何被秀了一脸的?”椅子小姐问我。
  我们开始相互交谈,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呵,人类。
  
  一个关于欺诈组的ooc小番外:
  我回到庄园,落在了一闪窗户上。
  屋内是克利切先生和瑟维先生。
  “皮尔森先生为什么不肯接受我的爱意呢?”我听见老神棍这么说,还看见老神棍从空无一物的手掌上变出一束玫瑰。
  “克利切喜欢伍滋小姐,只喜欢伍滋小姐!”克利切开始有些抗拒。
  “没关系,如果你追求艾玛·伍滋小姐感到疲倦了的话,我永远欢迎你接受我的爱意!”
  ooc了!瑟维先生!
  我急忙拍打着翅膀离开了这个地方。
  不仅在游戏里要被秀,回了庄园还要被秀!我的乌鸦生真是坎坷!
  
  ——the·end——

让我吸咔让我吸咔
想做挂件

[轰爆]很好你招惹到我了(7~尾声)

#是后续,乱七八糟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些啥,也没有写够12,但是总共加起来6000+不管怎么样反正我是爽了。

——正文——
       7.
  或许是因为各有各的心事,即使一节课整整一个半小时都坐在对方身边,也压根没说过一句话,就算是下课了也没说。
  “等等,爆豪…”
  “阴阳脸混蛋干什么啊有话就说!”闻声爆豪胜己一回头就是一发嘴炮,震得轰焦冻说不出话。
  “…没事。”轰焦冻摇了摇头,看着爆豪胜己离开,自己暗自叹了口气。
  这么讨厌我吗…
  
  爆豪胜己离开教室后没走几步,就加快了步子,最后直接跑了起来,一直跑回了自己公寓,咣当一声关上门以后,自己就猛的靠在门上,顺着门滑下坐在地上,右手抓着胸前的衣服深呼吸了几下。
  啊啊老子怎么想起那个混蛋阴阳脸的脸就心跳加速啊!
  爆豪站起来径直走回了房间,把书包扔在床上,打开电脑后倒在床上等电脑开机,顺便闭目养神,但是在闭上眼的黑暗中,爆豪的脑子里又浮现出了轰的身影,轰上课做笔记的样子,轰跟他说话的样子,轰上课走神发呆的样子…
  “烦死啦啊啊啊啊啊啊啊!让那个混蛋阴阳脸去死吧!”
  随着爆豪的咒骂声想起的还有电脑叮咚响起的提示音,而且音量不小。
  爆豪甩着脸坐在电脑桌前,打开了引起提示音的社交软件,看见的是切岛锐尔郎发来的消息:
  “爆豪,你没事吧,我觉得你赶快去网上看看比较好!”
  切岛是爆豪自入学以来的好友之一,关系也比较铁,而且自己是爆心地的事情在一起打过游戏以后就让对方发现了,所以也就没有瞒着对方。
  可是爆豪看见这句话的反应却是:?????
  网上,爆发,关他爆豪胜己什么事?
  虽然心怀一点怀疑,却仍然是点开了网页,点开了自己的tag,看着置顶的视频——论昨日爆心地与焦冻的奇妙互动。
  封面目测是昨天晚上自己直播的截屏。
  “不会吧…”爆豪按了按眉心,手抖点开了视频,然后看着视频。
  在一分二十八秒时候,展示着两人直播录屏的视频上方出现了一行:看看看!这里爆心地老师甩了杰克让他去抓园丁!而且焦冻老师确实也去抓园丁了!
  三分五十一秒:看!这里爆心地老师被杰克抱起来了!而且焦冻老师刚好抱起了佣兵!而且两边佣兵挣扎逃跑的时间都一样!
  接下来爆豪基本就没看进去了,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阴阳脸混蛋居然是jio克!
  
  8.
  爆豪自出门以后一直心不在焉,不如说自从看完了视频以后,就一直是心不在焉的状态,就连出门买菜也是,不在自己身上就算了,总是跑到阴阳脸混蛋那边去,就很让人恼火了。
  特别是爆豪自己。
  如果说那天重合的直播轰焦冻用的是园丁,而且自己就是把对方卖了的佣兵,那么这点思绪是因为愧疚可能还有理,可是爆豪胜己是一个从来都不会为自己的作为感到愧疚的人,只有“他们会失败完全是因为他们太弱了”的想法。
  更别说轰焦冻根本就不是园丁!
  爆豪揉了揉眉心,内疚极其崩溃,买了菜出了超市就往地铁站走
  “爆豪?”闻声,爆豪抬起头,就看见了自己脑子里一直挥之不去的身影:轰焦冻。
  “啊?!混蛋阴阳脸不要这么随随便便就过来打招呼啊!找打吗你。”
  “啊,是吗。”轰在他身边站定,目光飘向了爆豪手里的袋子。
  “爆豪出来买菜?是自己做午饭的吗?”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是吗…”轰收回视线,跟着爆豪进了地铁站,思绪不知不觉就飘到了爆豪做饭这种事情上:
  爆豪做的饭一定很好吃吧,爆豪做饭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呢?会系围裙吗?围裙会是那种粉底色白色波点的可爱样子吗…
  [不要把你看见自己姐姐家的围裙强套在爆豪身上啊轰同学!]
  “白痴阴阳脸你坐这趟地铁?”
  思绪一下子被打断,轰抬起头看了看地铁路线:“确实,而且和爆豪同一站下车。”
  爆豪:虽然脸上不是笑嘻嘻心里也mmp。
  上了地铁,车上的人意外的多,多的人挤人,实在没办法的两人只好站在了窗户边。
  而且是以一种很不妙的姿势:
  爆豪靠着窗户上的玻璃,面前的轰抓着地铁的拉环,面对着爆豪,而且挨得很近。近到爆豪能感觉到轰呼吸的声音。
  是不太好的预兆。
  “喂,阴阳脸混蛋,你能不能靠后站站啊!”爆豪抬起手,挡住了虽然看不见但是自己知道一定很红的脸。
  “可是我后面没地方,而且…”
  轰话没说完,前方突然就是一个伴随着几声大惊小怪惊叫的急刹车,轰的手一个没抓稳,瞬间脱离拉环,眼看就要撞上爆豪,轰却很灵敏地伸出手拍在了爆豪耳边的玻璃上,支撑住了自己的身体,可是挨爆豪却更近了。
  真是糟糕的姿势。
  爆豪能感觉到自己鼻梁上对方有些发烫的呼吸,脸更红了。
  “混,混蛋阴阳脸!”地铁到站,随着人流,爆豪推开轰就下了车,一路跑着回公寓。
  轰抬了抬手,好像要叫住爆豪,却又没有那么做。
  今天的爆豪好像不太对劲。
  
  9.
  “一定是恋爱了啊!”
  轰看着上鸣的样子,叹了口气。
  “你想想,对方是见到你就跑,而且有那样的亲近行为已经是害羞了!所以,他一定是喜欢你!”上鸣电气一本正经的做着漏洞百出的分析,“你要是喜欢他,这种时候,就应该主动出击,来一场大告白,让对方完全爱上你!”
  但是在轰焦冻听来却异常合理。
  看,这就是陷入爱情的鱼唇地球人。
  “我知道了。”
  轰拿起课本,站了起来,离开了图书馆。
  我自己喜欢爆豪。
  轰无比清晰的想。
  所以我一定要和爆豪表白。
 
  作为行动派的池面,轰焦冻立马就开始了行动,回到公寓以后就拿着稿纸一遍一遍的写情书,写的异常纯情,最后自己都看不下去全部撕了扔进了垃圾桶。
  轰焦冻不知怎么回事,就打开电脑在搜索栏里输入了爆心地,看见了爆心地正在直播,也不知道自己有着什么样的心思总之就是点了进去。
  ——看我发现了什么!一只焦冻老师!
  ——哇真的是焦冻老师!
  轰选择性无视了电脑屏幕上略过的弹幕,目光看着右上角,又不自觉的转到佣兵角色下的ID。
  嗯…
  轰拿起自己的手机打开了游戏,看着上次直播收到的“战书”上的ID。
  同一个人?
  轰焦冻后知后觉。
  “阴阳脸混蛋你怎么在这儿!”耳机里传来的是爆豪的声音,叫法和语气一如既往的熟悉。
  这一叫不要紧,评论区立刻炸了锅。
  ——天呐!
  ——焦冻老师就是雄英大学理工科系的轰焦冻来着?
  ——这么说!叫焦冻“阴阳脸”的只有一个人!
  ——兄弟姐妹们告诉我他是谁!
  ——雄英大学理工科系的全能man爆豪胜己!
  ——天呐爆心地老师就是爆豪学弟吗!我明天要去找他要签名啊!
  惨了。
  轰焦冻和爆豪胜己同时想。
  
  10.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会遇到轰焦冻这么个灾星!
  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直播间里害得自己打完一局以后抬头看见“焦冻”就忍不住喊出了阴阳脸,现在好了自己身份暴露了。
  更别说现在这人还在下了课以后把自己堵走廊里了!
  “阴阳脸混蛋你有什么事就说你把我堵在这里要干嘛啊!所有人都在看啊!”爆豪胜己气愤地瞪着自己面前的池面,明明有这么帅一张脸!
  “…那天给我下战书的佣兵…是你吧。”
  “啊!是我!”
  “我有哪里让爆豪不高兴了吗?为什么要说我招惹到你了。”
  “还不是那局游戏你死死跟着我不放搞得老子心烦!现在没事了可以走人了没!”说着就甩开了轰焦冻的手掉头就跑,可是没想到轰焦冻追了上来一把拉住他大喊了一声:
  “我喜欢你!”
  爆豪胜己整个人都呆住了。
  轰焦冻继续说:“我喜欢爆豪,爆豪也喜欢我吧。”
  “别想了白痴阴阳脸谁会喜欢你啊!”
  “那就请爆豪喜欢我!我会努力让爆豪喜欢我的!”
  爆豪胜己整个人都断片了——这个阴阳脸混蛋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啊啊啊啊!
  “也,也不是不行…”爆豪说,“要是不能让我喜欢你,你就好自为之吧阴阳脸混蛋!”
  
  尾声:
  爆心地的直播间——
  “喂喂阴阳脸混蛋,船上的椅子拆了没。”
  “拆了,爆豪不要往那边走,是地下室。”
  “闭嘴!我怎么溜人还要你来教?”
  屏幕上,爆豪控制的空军华丽的放下板子砸中了监管者,而另一边,轰操控的园丁已经把椅子拆的只剩两把,转而扔了工具箱去翻箱子了。
  “喂!爆豪,你和轰配合的太默契了吧!我们还有什么用啊!”连麦的另一头传来了上鸣的声音。
  “闭嘴白痴脸!解你的机!”
  轰焦冻抬起头看了看椅子上专心打游戏的爆豪胜己,扬起了嘴角,悄悄走过去在爆豪胜己的脸颊上印下一吻。
  “阴阳脸混蛋你在干嘛我现在可是直播!还开着摄像头!”
  弹幕又一次炸了锅。
——THE.END——

我女儿!叫饕餮!是个可爱的小吃货!

[轰爆]很好你招惹到我了!(1—6)

#在玩第五人格时候想到的脑洞
#这只是1~6,我剩下的还没写完写完再说。
#可爱的是他们,ooc的是我

——以下正文——

  1.
  手机屏幕上的佣兵灵敏地躲过杰克的一刀,然后灵敏地绕过面前的杰克跑了。
  “啧。”爆豪胜己很不满的咋了舌,也不知道对面哪根筋搭错了,从两分钟前就开始追着自己不放,不过爆豪对自己溜人的技术极其有自信,华丽的几个闪避,风骚的走位,完美躲避然后掉头就跑。
  一直以为自己把杰克闪掉了,结果调转视线看看…woc你怎么还在我后面!
  ——真得亏爆心地老师刚才没减速,不然一定会被刀。
  ——而且这个杰克好像很会玩!
  ——杰克能跟老师这么久没被甩掉也很厉害了!
  电脑屏幕上滑过一条条弹幕,电脑上播放的正是手机上的情况。
  “啊啊啊烦死了!去死啊!”爆豪胜已是完全失去了耐心,掉头朝园丁的方向跑了过去,果然,杰克看见修椅花童园丁二话不说就给了一刀并且温柔的用公主抱把园丁小姐姐放在了椅子上。
  “啧,有手杖的杰克啊…好恶心…”最后三个字是爆豪在想了一下自己用的佣兵被抱了起来是什么样一种情况(作者觉得很可以!)。
  ——哈哈哈老师实力卖队友!
  ——也是没谁了。
  ——恶心…老师不喜欢有玫瑰手杖的杰克?
  “也不是不喜欢,就是觉得那个公主抱用来抱男人真的…!woc这个杰克怎么又来了!园丁还没飞呢!”弹幕的问题还没回答完,爆豪就一副要从椅子上跳起来的样子,嗯,杰克又追上来了。
  ——真得亏不是王者,不然对面这个要被老师虐惨的
  [园丁:呵,男人。]
  
  2.
  关于爆豪胜己,这儿得插个人物介绍。
  爆豪胜己,性别男,年龄18,身高一米七九,现就读雄英大学理工科系三个月——突然一个鸡蛋飞来——这介绍还能再无聊点儿!
  好吧,接下来才是重点——下面那位你放下你手里的鸡蛋——爆豪胜己cn爆心地,知名游戏主播,自大学刚入学开始就试着做游戏主播来着,不管是网游手游或者是电脑上的单机游戏,只要他觉得有意思就会去玩儿,并且以直播的方式推荐给别人。也不知道是真的打游戏技术好还是长得帅一颜艺就像猫炸毛一样的可爱(在爆豪的注视下划掉一后面的),总之就是人气高了起来,虽然是大学生但是收入也不少也就是这原因了吧。
  所谓第五人格,是他之前在逛网页时候看多了,觉得很有意思就下仔下来玩,并且看完新手教程没用三个小时就掌握了技巧,并且玩的超级好。
  最后,爆豪胜己直播从来不开摄像头。
  
  3.
  “还要追着他?”
  轰焦冻骨节分明的手指操纵着手机屏幕上的杰克死死缠着刺客披风的佣兵,电脑屏幕上在轰焦冻问完这句以后就疯狂“对对对”开始了。
  “为什么一定要跟着他呢?”轰焦冻面无表情的发问,然后继续追着佣兵,好几次了都没有刀中佣兵。
  ——因为这样有杰佣的感觉!
  ——哦哦楼上腐女暴露,虽然我也站这对。
  ——不过这个佣兵很厉害啊,焦冻老师已经跟了好久了吧,而且中途我还看见佣兵解机子来着?
  “额……佣兵破译密码机啊…”轰焦冻动了动手指,成功的刀中了佣兵并且温柔的抱了起来,准备找个椅子带这位机皇上天。
  ——老师你就这样抱着佣兵让垂涎三尺的腐女们截个图!
  “噢。”轰焦冻没动。
  然后就十几秒钟没动。
  然后,佣兵就跑了。
  “啊,跑掉了…我觉得我还是先阻止他们破机子比较好。”轰焦冻才反应过来,然后去找破译密码机的律师。
  ——焦冻老师好可爱哈哈哈哈哈!
  ——嗯嗯!
  
  4.
  关于轰焦冻,我就说两句。
  轰焦冻18岁就读雄英大学理工科系是个183的大帅哥长得好看人很温柔是个为了跟自己老爸作对成了游戏主播的传奇人物人气超高最喜欢的是荞麦面。
  好像才一句?
  啊,总之,轰焦冻是个能和爆豪胜己匹敌的神奇人物就是了。
  爆豪胜己和轰焦冻在学校是死对头。
  至少,在其他老师同学和爆豪胜己自己看来是这样的。因为爆豪胜己看轰焦冻怎么都是一副“死阴阳脸你离我远点儿”的表情。
  也不知道为啥,好像就是入学以后第一次考试开始,同在理工科系的两个优秀的少年就开始了竞争。特别是在爆豪看见自己的名字排在全校第三个的时候就毫不犹豫的把矛头指向了轰焦冻。
  也难怪,一个从小到大都优秀的不得了,都是听着别人的奉承长大的人,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比自己优秀的人,换了谁都不会高兴的吧。
  至于为什么不针对排名第一的八百万百?
  爆豪胜己:我才不想和小女生计较。
  八百万百:呵呵。
  
  5.
  让我们把视线放回爆心地老师的直播间。
  “呼。”爆豪胜己控制着佣兵跳进了地窖,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逃脱”两个大字,放下了手机活动手指,随意让屏幕上自动显示出对爆豪胜己本局表现的分析。
  “呵。”爆豪重新拿起手机,点开了对面杰克的个人资料,申请了好友添加,当申请通过了以后,爆豪胜己二话不说就扔过去一句话:
  “对面的豆豆眼杰克你听好!你招惹到我了!”
  ——哈哈哈爆心地老师的报复心理
  ——是啊好强烈的报复心。
  电脑屏幕上诸如此类的弹幕飘过,爆豪统统无视:“好了开下一局下一局!那个家伙分明是有病啊抱起老子(佣兵)动也不动!”
  ——说不定那个杰克是腐女,抱起佣兵的时候再截图。
  
  “招惹到…什么意思啊……”
  轰焦冻疑惑地看着对面这个人发来的消息,这语气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
  ——是宣战吧……
  ——一定是宣战!男人间的战斗!
  ——我觉得是佣兵被老师追得烦了直到最后只能跳地窖,有了报复心理啦!
  “没那么严重吧。”轰焦冻纯良无害的说。
  ——老师的无辜脸哈哈哈!
  “算了不管了,开下一局吧。”说着,轰焦冻点上了准备游戏开始。
  
  6.
  “没人发现昨天焦冻老师和爆心地老师的直播重了吗!”
  第二天上课之前,爆豪胜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开始翻手机,就听见后排的女生这么说。
  和……焦冻……重了?
  耳朵飞快的抓住了重点词,开始思索昨天晚上的直播,如果是求生者的话爆豪和其他三个求生者除了把园丁卖了以外几乎没交集,莫非…轰焦冻…是园丁?!
  [插句话:因为轰焦冻的cn简单明了直白透彻,再加上社交网络上有人询问他也承认,所以轰焦冻就是焦冻的事情人尽皆知。]
  爆豪胜己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不管什么游戏,爆豪对男性人物使用女性角色都有些反感。
  即使他自己能把空军玩的很好。
  “看看看!我有录屏的!”
  “哇!真的重了!”
  “爆心地老师和焦冻老师没发现吗?”
  “好像还没,不过我要是把录屏放在网站上会不会死啊?”
  “不知道,不过会死的几率可能比较大……”
  接下来那些女生讨论了什么爆豪胜己也无心再听了,所以他也不知道昨天轰焦冻用的到底是园丁还是别的什么,只想知道如果女生的录屏放在网站上,轰焦冻万一真是园丁然后知道了自己就是卖他的佣兵轰焦冻会怎么想…
  老子干嘛要在意那个阴阳脸混蛋是怎么想的!
  爆豪胜己敲了一下桌子,火气散发到了周围,好多人都吓得让开了爆豪胜己周围的位子,后排的女生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都收了视线不说话,安安静静的在座位上坐好等着上课。
  没过多久,轰焦冻就来了。
  爆豪胜己一抬头就看见了,刚在想他怎么会来,然后才反应过来他也是理工科系的学生,今天这时候有课也是正常的。
  但是这个阴阳脸混蛋坐在了他旁边!
  “阴阳脸混蛋你干嘛要坐我旁边不会在别的地方找位置坐啊你这是挑衅吗!啊?!”轰焦冻刚一落座,爆豪胜己的连珠炮就要震聋轰焦冻的耳朵。
  “可是其他的地方没有位置了。”轰焦冻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用人畜无害的表情看着轰焦冻。
  在别人看了那是人畜无害,对于爆豪胜己来说,就是欠揍。
  但是无奈他也无法反驳什么,其他地方确实是没有座位了。
  而且其实也怪自己把别人都吓到一边了。
  啊啊好烦!
  轰焦冻看见爆豪胜己手里水性笔的笔尖被按断了。
  和我坐在一起就这么生气吗?
  轰焦冻内心有点受伤。

未完待续emm……